Return to site

【延禧攻略心理解析系列】為何瓔珞會受到富察皇后重用與關愛,宮廷中的領導哲學:員工歸類模式與差序式領導觀點

文 / 鄭栢元

· 工商心理學,宮廷裡的領導哲學,延禧攻略

(圖/延禧攻略官方劇照)

在華人社會中,差別對待是常見的領導模式,像是在宮廷劇裡,我們總能看到不管是皇帝或是各宮妃嬪底下都有親信,皇宮中的主子們對待親信總是特別重用、信任與寬容,不僅是將最重要的任務全權交給自己的親信負責,這些大太監、大宮女們也總是擁有較多的資源,以及與主子溝通的機會,甚至犯錯時也較能夠被容忍。這種差別對待的領導模式被研究者稱為「差序式領導」(鄭伯勳,1995),領導者會依據親(關係)、忠(忠誠)、才(才能)三項指標的員工歸類模式將部屬分成自己人與外人,對於自己人有較多的偏私行為(鄭伯壎,2005)。這樣的領導模式過去被西方認為不合乎公平原則,會影響員工的公平知覺,並損害領導效能。但研究發現在重視人治主義、權力距離[1]大的華人社會中,差序式的領導風格反而能促進領導效能(姜定宇、鄭伯壎,2014)。以下我們就來探討宮廷中的「差序式領導」如何有效管理部屬,提升這些公公與宮女們的工作動機與工作效能,以及用「員工歸類模式」來探討延禧攻略中皇后為何特別重用魏瓔珞的原因吧。

 

[1] 權力距離是指在制度或組織中,個人接受權力分配不均的程度。

宮廷裡的差序式領導

過去西方的領導理論認為差序式的領導風格會引發部屬的不公平知覺,產生相對剝奪感[2](Relative deprivation)。就公平理論而言,當部屬知覺個人的努力與收穫的比例不對稱時,尤其是酬賞不足(under-rewarded)的時候,部屬會降低努力的程度、改變結果,以調整公平感受(Adams,1965)。然而在華人文化底下,由於我們可以忍受較大的權力距離,緩和部屬對領導者的不公平知覺,特殊的待遇對部屬而言轉變成是一種肯定,提升部屬自尊。因此相對剝奪感反而可能產生激勵效果,覺察資源被剝奪的部屬們會與受到賞識的部屬做向上比較。為了讓自己也能得到主子的親睞,因此透過輸誠、提升關係與展現工作能力等方式來讓自己成為領導者心目中的自己人(姜定宇、鄭伯壎,2014)。這種處處討好主子的表現,在宮廷劇裡屢見不鮮,形成一種良性競爭。畢竟在皇權至上的體制結構中,部屬對於領導者的命令與決策只有絕對的服從,甚至必須透過服從來展現忠誠,獲得主子們的賞識。對於各宮主子而言,他們運用親(關係)、忠(忠誠)、才(才能)三項標準來判斷誰可以成為自己人,並對於自己人給予較多的支持與權力,讓這些親信全心全意為自己付出。這些特殊待遇包括決策溝通、照顧支持、寬容犯錯、親信信任、提拔部屬、獎勵部屬等等(姜定宇、張菀真,2010),例如:皇后將荔枝宴這項重要任務交給瓔珞,這是親信信任的展現、皇后親自教導瓔珞寫字,這是提拔部屬裡給予教育訓練與磨練的展現、處處寬容瓔珞的踰矩行為,即為寬容犯錯的展現。

 

[2] 相對剝奪感指將自己與他人比較後,發現自己處於劣勢,因而產生負面的情緒。

瓔珞如何受到皇后賞識

接下來,讓我們來看看魏瓔珞何德何能受到皇后賞識?在這之前,先來仔細說明一下員工歸類模式中所說的親、忠、才分別代表什麼意思,「親」指的是領導者與部屬之間的親疏遠近,包括血緣或婚姻關係,或是具備九同[3]的條件、有密切互動經驗而具有擬似血親的關係。「忠」指的是在領導者心中,該部屬展現服從與忠誠的程度。「才」指的是領導者對部屬工作能力與工作動機的評估(鄭伯勳,1995)。在延禧攻略中,皇后是先看到瓔珞的才,再看到她的忠,最後才看到親的成分。在瓔珞進入長春宮的前期階段,親是一直隱而未見的因子,使得長春宮眾人與皇帝都長期不解為何短短三個月,瓔珞便可成為皇后親信,即使瓔珞屢屢犯錯,皇后卻極力袒護。這樣的隱而未見,也促使原本應該在權力距離極大的宮廷中展現良好的差序式領導效能出現漏洞,導致皇后本來的親信明玉與爾晴產生不公平的知覺,質疑瓔珞雖然有才,但不比她們和皇后娘娘親近,為何更受賞識,因而心生妒忌。

 

[3] 九同指同學、同事、同鄉、同宗、同年、同行、同姓、同好、同袍。

瓔珞的忠與才

第一次瓔珞與皇后接觸是在皇后的生日宴上,瓔珞代表繡紡送上鳳袍作為禮物,但是瓔珞卻運用了小小的心機來避開皇后的責罰,事後甚至主動向皇后坦言自己的心機,讓皇后看到了自己的才能,進而想要招攬瓔珞來長春宮當宮女。但是一進入長春宮後,即刻遭到明玉的嫉妒,明玉刻意在皇后面前隱瞞瓔珞的才能,甚至聲稱她時常偷懶,工作動機低落,差點被皇后趕出長春宮。幸虧瓔珞機警,自己在下雨天主動保護了皇后心愛的花圃,重新得到皇后對於瓔珞才能的賞識。之後有一次皇后交代明玉送養生補品給正在懷孕的愉貴人,明玉卻私底下將工作推給瓔珞,使得瓔珞遭遇高貴妃毒手,險些害了性命。然而天下無敵的女主角再次逃過一劫,不僅完成皇后交代的差事,更對於高貴妃的誣陷,替皇后極力辯護,因此皇后看見瓔珞的忠。從此之後,瓔珞開始得到皇后重視,不僅進殿替皇后磨墨,還可以與皇后閒聊,後來甚至皇后還親自教她讀書寫字。但瓔珞既非皇后親族,也非侍奉多年的宮女(兩人間的關係是瓔珞受到重用之後才逐漸發展)。劇情發展到這邊,不僅長春宮眾人與皇帝遲遲沒看見「親」的部分,觀眾亦然百思不解。親、忠、才三者缺一,卻受到領導者重用,導致以往親信產生相對剝奪感,引發忌妒與不公的心理知覺。

(延禧攻略第二十八集電視片段)

瓔珞與皇后的親

很明顯地,富察皇后與瓔珞之間的「親」被刻意隱瞞以增加戲劇效果,或者說是被轉成了另一種解釋方式,令戲劇更具張力。終於戲劇在第二十八集時交代了這個部分,皇后並非因為血親或是九同所以覺得瓔珞特別親近,原來是因為皇后在瓔珞身上看見以前的自己,那個被宮廷裡的禮俗規範磨光殆盡前的自己。從精神分析的角度來看,皇后把過去的自己投射[4]到了瓔珞身上,於是這種親密感來自皇后自己心裡的內在感受,照顧瓔珞好比在照顧過去未能留住的自己一般。對瓔珞而言,應該一直都不知道皇后是抱持著這樣的心情與她親近、重用她吧,反而一開始以為是自己才能出眾,所以特別得到重用。直到後來皇后教導瓔珞寫字,以及皇后展現的善良行為,讓瓔珞投射了姊姊阿滿的影子在皇后身上。兩人的互相投射,造就了雙方情感日漸深厚,就像催化劑一樣,縮短了瓔珞成為皇后娘娘親信的時間。

 

[4] 投射指一個人將自己過去經驗到的人、事、物放到另一個人身上,認為對方和自己想像的樣子一樣。

結語

在權力距離極大的華人宮廷社會裡,如果領導者身邊沒有親信,對於部屬採用一視同仁的領導方式,我想宮裡的娘娘們可能很難活下去。畢竟各宮妃嬪明爭暗鬥,若是沒有這些親信為主子出謀劃策,甚至用性命維護主子的安全,那麼後宮裡的領導者就像是沒了防護罩一樣,暴露在眾人的刀鋒劍口之上,難以活得長久,或是爬上高位。在寫這段分析宮廷裡領導風格文章的時候,我不禁覺得這種權力距離大的環境,與現今社會的學校教室有點相似,老師對待學生是否也時常採用差序式領導來做班級經營,似乎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議題,未來或許可以嘗試探討相關的主題。總之,透過宮廷劇我們可以看出,在威權的體制與文化中,差序式領導風格的存在有其價值,魏瓔珞因為親忠才而得到富察皇后的信任與重用,而皇后也因為瓔珞的知恩圖報與出眾才能而免去他人多次的陷害,這便是差序式領導所塑造主子與親信間唇齒相依的面貌,屬於宮廷裡或華人傳統文化裡的領導哲學。

姜定宇, & 張菀真. (2010). 華人差序式領導與部屬效能. 本土心理學研究, (33), 109-177.

姜定宇, & 鄭伯壎. (2014). 華人差序式領導的本質與影響歷程. 本土心理學研究, (42), 285-357.

鄭伯壎. (1995). 差序格局與華人組織行為. 本土心理學研究, (3), 142-219.

Adams, J. S. (1965). Inequity in social exchange. In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Vol. 2, pp. 267-299). Academic Press.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